●历史分布分类

●表现/方法

●名人/明星

表现/方法

原创|学习障碍还是教育障碍?



感谢好友三草的原创投搞,此文推荐给所有活在焦虑中的家长。


学习障碍还是教育障碍?


文/三草



“我的孩子有学习障碍?”

“什么样的学习障碍?”

“他不认字,他的词汇量只是同年龄的两成不到。”


多数担心孩子有学习障碍的家长,用的标准是正常或多数孩子的标准。但等一下,如果我们相信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个体,我们必须和别人一个标准吗?


每一个玉石雕刻都是雕刻师根据玉石的大小与形状下刀的。换句话,他迁就玉石的既成现状去雕琢它,而不是要玉石迁就他“正常标准”的图像去长成。一个已诞生的孩子带着现成的天赋潜能来到人间,教育者不看着这个璞玉的形状,质地去雕琢,一定要按他心目中的想象标准去雕琢,最后一定是双方都受挫而终,而这个璞玉可能就给报废了。


识字固然重要,但文字只是人类抽象认知的方法之一,或者只是视觉方法;拥有五官的人类,还可透过听觉,触觉来认知与感知抽象的东西。实在是无法集中注意力在视觉或文字上的孩子,就当他是个瞎子(事实上比瞎子好多了),一个瞎子的学习方法会和常人一样吗?视觉打折扣的人,往往听觉与触觉是有超出常人的表现。海伦凯乐天生聋瞎,只凭她的触觉学习成为一个作家与教育家。


与其把孩子贴上“有学习障碍”或“残疾”的标签,我们何不换个角度来发掘孩子可能比常人更卓越的能力,甚至以“天才”来培养?


多数家长或教育者对孩子或学生的观察远远不够,对他们的倾听更缺乏。我们总以“更高明”的大人自居,凭自己(或别人)的经验与标准来评判我们的孩子。我们看到孩子那方面不如同辈或听到孩子对什么学习科目不感兴趣就惊慌起来,因而看不到也听不到孩子优于其他孩子的天赋或他真心喜欢的学习目标。


多少孩子因为立志要唱歌或跳舞或演戏而遭大人的打压或嘲笑。仿佛这不是正当生涯或事业。只有医生,律师,会计师,工程师才算正业。


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当医生或工程师的。今天的社会已提供行行出状元的机会与认可,我们作家长的还固执守着科举时代的价值观,要孩子满腹经纶,识得多少中英文词汇。只要考试分数高,就相信孩子是好学生,是有希望的。这里提醒大家一句,我们的多数考试方式也是以视觉为基础,甚至不用大脑的考试内容。


真教育是让孩子能作一套学问,明白一套知识,或就一主题研究其来龙去脉道理的教育。好的教育者不是这套知识的答案灌输者,或播音员,而是能提出问题,诱发孩子思考,提供工具,鼓励孩子找到答案,而且愿意负起学习责任的人。真教育者是能辨识那隐藏在泥巴,灰石之下的宝石,然后一点一滴帮助挖掘,除泥,琢磨直到宝石闪现光芒为止。


有人问雕刻大师米开朗基罗说他是如何雕出“大卫像”这个旷世杰作的,他答:我只是拿起锉刀,一凿一凿锉掉那不属于大卫的东西,最后剩下来的就是大卫该有的样子。


如果不了解手下的璞玉潜在质地与形状,一个粗心的雕工就可能把最好的精华给锉掉了。如果不了解学生的潜能所在,一个疏忽的教育者也能轻易地把一个孩子给毁了。那些被贴上标语的“问题孩子”很可能都是各类各色稀有的玉料,只是无人识货甚至被随便糟蹋抛弃的废料。所以与其说孩子有学习障碍,不如说教育者还存在教学障碍。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根杠杆,我就能撬动地球。一个优良的老师应该能说,给我一个孩子,我就能挖出其中的宝石。


你的孩子有识字障碍,那就去寻找他的听觉,触觉的无碍开口。与其逼他盯着一堆文字,不如给他一堆画笔,给他一个音乐或体育的世界。看看他的改变。学习的热情是每个孩子天生拥有的,如果这种热情消失了,一定是教育者的家长或老师给扑灭的 -- 因为他们的无知,疏忽或固执。好像你在拼命让瞎子看到一样。


如果你尊重孩子是一个独立个体,不是你的私有财产或附属品,你的孩子有权利发展他自己的人生方向。他的嗜好不需和你相同,他也没有义务圆你未完的梦。他的潜力可能成就比你更非凡的人生。


反之,你孩子的“问题”正是你找答案的学习机会,你愿意接受这个命运安排(而不是满世界去抱怨诉苦)去寻找方子,当你帮助孩子找到学习的窗口,成材成器那天,你会发现自己才是最大的获得者,你学到一个很独特的知识,甚至成了某领域的“专家”,你发现你的孩子其实成了你的老师,你能不存感激之情吗?


检讨孩子的问题之前,我们先检视我们的盲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