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爱行动

●新闻报道

●活动预告

新闻报道

深圳近20万“笨小孩”阅读障碍



深圳约20万“笨小孩”阅读有障碍
他们写字忽大忽小意志力难以集中,深圳明年将开设“半日课堂”助其成长
刘芬

深圳晚报记者 刘芬/文 冯明/图


深圳约有10万到20万阅读障碍儿童。这是深晚记者日前在深圳市学习困难关爱协会(以下简称“学爱会”)了解到的。学爱会也是内地首个学习困难领域支持性组织。昨天,协会秘书长许倩告诉深晚记者,越来越多深圳人对阅读障碍儿童伸出关爱之手。2015年初,深圳将试点开设“半日课堂”,帮助阅读障碍儿童,等待他们成长。


阅读障碍儿童被指“笨小孩”


孩子写字忽大忽小、握笔姿势不佳、左右颠倒,经常丢三落四,意志力难以集中,容易迷路、没有时间概念或不易掌握时间……如果您的孩子有以上情形,很可能他(她)正在遭遇“学习困难”。学习困难不是一种显性的疾病和残疾,只是个体神经发育异常所导致的差异。


这些孩子的智力正常或者高于平均水平,可是无论怎样努力学习,他们的付出总也得不到相应的回报,甚至还被老师、家长冠上“坏孩子、笨孩子、懒孩子”头衔。据学爱会许倩秘书长介绍,在世界各地,平均每6人就有1个人存在学习困难。2004年,北京教科院对北京市中小学生评估发现有10%的学生存在不同程度的学习困难现象。按此比例估计,内地约有1500万学生存在学习困难,深圳大概有10万到20万学生属于学习困难群体。


“半日课堂”助力笨小孩学习


阅读障碍并不可怕,著名科学家爱迪生、美国总统威尔逊等名人都有严重的阅读障碍,但这些都不妨碍他们走上成功道路。“目前,内地缺乏对学习困难群体的相关研究。” 许倩秘书长告诉深晚记者。2012年7月20日,深圳市学习困难关爱协会成立,这也是内地第一个学习困难支持组织。许倩告诉深晚记者,在市妇联等政府部门的支持下,协会将于2015年初开设“半日课堂”,首批选择在育才一小和学府中学试点。如果效果显著,“半日课堂”将被推广到市内100所中小学。


深晚记者了解到,孩子们每周一到周五下午需要上2到3节课,每节课约30分钟到45分钟。“半日课堂”的课程非常丰富,这些课程包括公共课:动觉训练(运动课)、视觉训练(美术课)、听觉训练(音乐课)人际与情绪管理(故事课)、注意力训练(认知课)。此外,还有选修课,包括科技课、手工课、职业课、表演课等等。


“他们会因为你们的关注而变成小天才。”学爱会相关工作人员正在做出尝试,他们信心满满地说:“我们在寻找中国的爱迪生、威尔逊。”


英美专家齐聚一堂设计课程


来自英国的专家HODA,来自美国的专家……深圳的“半日课堂”的专家团队堪称“强大”,吸取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先进经验。“我们会根据个案的不同,涉及不同的课程,为孩子提供帮助。”学爱会“半日课堂”专家组负责人苏英芬女士告诉深晚记者。来自英国的HODA是专业的艺术治疗师,他通过艺术和画画的方式为孩子提供帮助。他甚至可以用一幅画来分析孩子现在的状态,为他们提供相应的治疗。美国专家会用有医学背景,他会评估孩子的阅读障碍,采取相应的教学方法。


“我们目前面临的困难是,英语国家有相应的学习障碍评价体系,但中国内地却没有相应的评价体系。” 苏英芬表示,很多后天的教育也不配套,导致很多阅读障碍孩子的潜能没被激发出来。“如果改变看黑板、写字这种单一的教学方式,而是采用视觉学习、听觉学习,相信很多孩子的学习能力会明显提高。”目前有五六位专家整合起来,正在协助培训老师,研发课程。


深晚记者了解到,目前在市妇联的帮助下,省级巾帼文明岗——福田区国家税务局、南山区人民检察院为学爱会的“半日课堂”活动提供志愿服务,每周定期为有需要的孩子提供持续的朗诵服务和书籍支持。


他山之石

专门机构为阅读障碍者提供学习机会


遇到阅读障碍儿童,深圳的家长往往有两种状态:一种是积极寻找帮助,一种是不接受事实的鸵鸟心态。学爱会“半日课堂”专家组负责人苏英芬女士告诉深晚记者:“很多家长为逃避现实,把孩子送到国际学校去读,因为这里没有考试的压力,但我们的美国专家发现他接收的很多孩子都来自国际学校。”


苏英芬,在澳大利亚学习过,当过外教,在台湾从事另类教育工作。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结识了学爱会,发现我们身边的学习困难教育非常欠缺。她告诉深晚记者,在台湾有很多关爱“学习障碍”的专业协会,这些协会都得到政府认可,有福利部门支持协助,有企业提供资金辅助,有学校提供关照。“各大公立医院的门诊都有应对学习障碍的专业医生,看医生也是免费的。”


苏英芬表示,政府还有专门的机构为困难者提供学习技能的机会,以助他们日后能独立自主的生活。在香港,学习障碍者一旦确诊,政府会每人补贴2万港币,在小学阶段会采取融合教育,到中学会在校外提供“特殊培训”。


家长心声

希望女儿能发挥自己的才能


“我们家孩子已经不上学了。”屈女士无奈地告诉深晚记者。在她的家里就有一位“阅读障碍儿童”。


屈女士的女儿今年7岁,原本在南山一所著名的学校上小学,但一入学她就遇到“拦路虎”。“认字很少,写字困难,成绩差。” 屈女士告诉深晚记者,最让她痛苦的是,女儿写字写不进方框里,每次她都要自己做写字本,把格子放大,但女儿还是写得很吃力。无论是阅读还是写作,女儿明显要比同龄人“落后”,比如写“明”字,她经常会把“日”和“月”反着写。


“英语26个字母,学了一学期也写不会。拼音得零分。”捧着这样的成绩单,父母很是焦急。女儿上课多动,成绩差,同学经常嘲笑她,这让女儿非常心里委屈,非常受伤。屈女士说:“女儿在班里交不到朋友,她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打架,曾经打伤过同学。” 屈女士求助医生,医生的诊断是“多动症”,但没有更好的应对方法。

屈女士说自己曾经很焦虑,但现在采取的态度是接纳,因为她对女儿的痛苦感同身受。女儿休学之后,她一直在给女儿考察学校:“希望她能上儿童特殊禀赋学校,不做作业不考试。”在屈女士眼里,女儿也有“天赋”,比如,手巧会编东西,运动能力不错,很灵活。她希望女儿能发挥自己的才能,找到合适的学校。